联系我们
凯发国际 > 行业新闻 > 行业新闻
日本政府为何对于核电问题态度悲观?
2019-08-23 11:46  点击数:

孟明铭 复旦大学历史系钻研标的目的博士,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部博士后

2011年3月11日发生的东日本大地震,不只篡夺了近1.9万名民众生命,构成了宏大的财产丧失。在这场悲剧中,强震和海啸引发了福岛第一核电站重大的泄露事故,不少日本媒体将之与30年前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件相提并论。

这次事件的影响在日本掀起了宏大的波涛,在民众当中崛起了空前的无核化运动。撑持此项运动的人们指出,这次福岛核电事故,说明日本构建核电设备的地质条件十分顽劣,政府应该对现有的核开展政策和核设备从头停止思考。

只管日本国内对于核电政策要求彻底反思的呼声越来越高,但5年来日本政府对于这件事的态度却显得较为暗昧,在“311”大地震留念日之前,安倍晋三首相尽管暗示将降低日本对于核电的依赖度,但事实上,自福岛核电站事故以后,日本散布全国的50多座民用核反馈堆全副停运,但从去年11月份初步后,位于九州地区的川内核电站率先重启,其他核电站也在陆续申请重启。

日本政府坚称“核能不成或缺”,并言之凿凿地暗示,福岛事件之后,日本核电的安详系数已经得到了鲜亮提升。只管日本政府以及一局部相关领域专家确信,经过这5年来的努力,日本核电设备的安详系数已经大大提升。但民众仍存疑虑,民意查询拜访显示,迄今只要三成受访者赞成重启核电,反对者则据对折以上。3.11留念日前夕,位于大分县高浜核电站又传出机组问题,不得不紧急停机维修,无疑加重了人们的担心。

从国计民生角度出发,自然能源匮乏的日本,为了进步能源自给率,开展核电事业本无可厚非。但在福岛核泄露事件办理进程迟缓、核电设备存在安详隐患的背景下,让重启工作垂垂上马,似乎不妥。

在作者看来,日本政府在“反核”运动中所表示出的尴尬性,不光是经济账,政治因素也不能无视。

事实上,“反核”运动在日本并非是“福岛事件”以后呈现的风行产物,其在日本也有着较长的历史传统。日本是目前地球上惟一遭受攻击灾害的国家,自战后起,民众就对于涉核事物有着较大的警惕性,绝不乐意再次受灾。

1960年代围绕美军涉核舰艇爆发的一系列政治事件,就是这股力量的初度充裕展示。1961年池田勇人访美时,依据《日本安保条约》向日方提出在日港口停泊核潜艇,迫使池田内阁于1963年蒙受美军舰艇进驻。音讯传出,举国哗然,其时的日本民众掀起了声势昌大的反核和平运动。同年9月1日,20多万日本民众汇集在横须贺、佐世保等军港,阻止美军核潜艇泊岸。

进入上世纪60年代中后期,随着美国武装干涉越南的水平一直加深,迫切必要进一步强化驻日美军基地的跳板作用,将日本港口完全酿成美军核潜艇和核动力航空母舰的补给站,1965年5到6月,十多万日本民众汇集横须贺先后举行了8次抗议流动,该市20多万民众中就有对折以上反对美军涉核舰船的冲入。1968年,美国核动力航母“企业号“公然冲入佐世保,被民众视为公然的挑衅行为,1月17号,包含东京、京都、大阪等17个日本主要都会都先后举行了抗议“企业号”入港的反核游行。

进一步讲,这些“反核”运动开展到最后,都将斗争的锋芒指向了问题的始作俑者——美国。美军基地长年被示威者所困绕。在反对“企业号”入港的斗争中,80多名学生突破重重防护,进入佐世保港美军基地竖起红旗,令世人惊讶。大规模的抗议流动,强有力地限制了美军在日本的行动力。涉核舰船经常被迫缩短或打消停泊方案。如“企业号”在举国抗议下,仅停留2晚即悄悄离去。安倍晋三的叔祖父,时任日本首相的佐藤荣作,不得欠亨过官房主座木村俊夫向外界暗示,此后美国涉核舰艇如再开进日本港口,必需谨慎地思考日自己民的感情。

不难发现,“反核”运动很容易令日本政府联想起一些过去不怎么美好的回顾。尤其是在今天,随着美国对于亚太地区的干涉力度一直加大,日美同盟体系的竞争一直加深。对于这种“有前科”的社会运动,日本政府自然会小心应对。假如真要兑现答允,对日本的核设备采纳严厉的审查门径,只会进一步壮大废核运动的声势,斗争的锋芒很难说会不会有一天会指向日本同盟体系。

这种担心并非空穴来风,2009年,佐藤荣作与尼克松所签订的“冲绳核密约”被证明,引发岛内言论惊扰,直接鞭策了其时的___政权提出搬迁美军基地的要求。上月20日,日本独特社又刊发了一组1960年代冲绳美军基地内装备有核兵器的照片和质料,又招致社会上对于美国方面的批评。因而,“反核”运动所领有的“反美”基因,使日本政府对于这股力量心存顾忌,随处作对,对于其诉求自然倍加小心,不敢随意应允。

Copyright © 2013 凯发国际凯发k8国际_凯发k8国际app All Rights Reserved |网站地图|